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医苑文化

医苑文化

如履薄冰(连载三)

来源:本站   编辑:梅子   发布时间:2020/9/7 17:28:41   浏览量:50次   分类:医苑文化
    刚才右侧支气管动脉造影显示右侧支气管动脉显著增粗达5mm左右,其远段动脉分支明显增多紊乱呈抱球状,少量造影剂溢出到右肺上叶巨大空洞内,动脉期还看到肺动脉和肺静脉显影,提示为巨大的支气管动脉-肺动(静脉)脉瘘。
    王海博士继续钩挂其他的咯血责任血管并造影,又发现了多支肋间动脉也参与右肺上叶巨大空洞病灶的供血。
    支气管动脉-肺循环瘘(bronchial artery to pulmonary circulation shuntBPS)是指支气管动脉与肺动脉或()静脉间的异常直接分流,同时合并咯血和心肺病变等一系列临床病征。BPS在咯血病人中约占3%,既可以是咯血的原发病因,也可以继发在心肺疾病的基础上,并加重咯血和加快心肺疾病的进展。
    BPS的成功栓塞止血有赖于对参与供血的支气管动脉以及侧支供血动脉进行彻底栓塞,这样才能取得即刻止血的效果,这就要求在介入栓塞术中既要对病变侧支气管动脉作充分栓塞,又要对可能参与供血的锁骨下动脉、肋间动脉、胸廓内动脉、膈下动脉以及对侧支气管动脉等仔细寻找,力争栓塞所有参与供血的动脉。对于难以完全栓塞的病人,须密切观察,若未能有效止血,须及时转胸外科手术治疗,对于栓塞成功的病人,在止血以后应进一步加强治疗原发病,预防咯血复发。
    王海博士对于此类咯血病人的处理显然是轻车熟路了,脊髓功能诱发试验后确认没有阳性体征,然后用大颗粒尝试性栓塞,随时观察病人症状和血氧饱和度变化,再次血管造影确认瘘口封闭后予小颗粒PVA(聚乙烯醇)行支气管动脉致密栓塞,再然后是所有责任血管的饱和性栓塞,最后再逐支可疑责任血管造影确认无“漏网之鱼”后停止操作,结束手术。
    李涛跟着王海博士上台手术,收获总是满满的,但是有时候不太明白王海博士为什么一般情况下不提倡用弹簧圈做咯血责任血管支气管动脉的加固栓塞,想来应该有他自己的道理,李涛没有追问这个问题,因为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继续,刚才手术间小护士李薇薇说下一台肝癌破裂出血病人已在手术室等待区等待。
    成功的压迫止血是李涛最有体会的操作,王海博士从不质疑李涛的这个能力,重要的病人总是交给李涛来接手,这一次也是一样。
    介入止血最多也只能做这么多了,李涛手指感受着这个咯血病人坚强的股动脉搏动,也默默祝福他能够尽快地好起来,能够顺利地苏醒,能够尽早地脱离呼吸机,能够愉快的下床活动,能够去住院部楼下花园里自由的呼吸新鲜空气。

    当然这个病人还得继续对原发病持续进行有效的治疗,抗结核治疗,抗霉菌治疗,抗感染治疗,甚至手术切除治疗,这是后话,也值得期待。

                                                                通讯员:介入科  罗江涛

健康宣教

联系我们

  • 办公室电话:8486005
  • 投诉接待中心电话:8486153
  • 急救中心电话:8486120
  • 地址:湖南永州市冷水滩区又一巷21号
  • 邮编:42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