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医苑文化

医苑文化

外婆和笋

来源:本站   编辑:梅子   发布时间:2021/4/23 16:56:15   浏览量:395次   分类:医苑文化

    小时候被外婆打过两次,一次是因为笋子,一次还是因为笋子。

    大概在我四五岁的时候,因为父母出去务工,遂把我交由外婆照顾。那个年龄段每日里都充满了大自然的气息,尤其在农村,不是在水里就是在山上疯玩。春天里有一次跟着邻家的小哥哥出去拔笋子,我记得那是一种叫作“剑竹笋”的小笋子,漫山遍野都是,辛辛苦苦拔了一大筐子,又辛辛苦苦地忍着痒和汗都剥了出来,盛满了一小箩。在那个消瘦的年代,吃食是相当珍贵的,带着满满的成就感,等待外婆农作回来献宝,结果外婆非但未表扬,反而离奇生气,一甩手把那些白白嫩嫩的小笋子丢进了阴水沟里。末了命我抱着屋里的大柱子,嘴里念叨这“消食鬼、消食鬼”,从后面用毛刷刷(竹子末梢)请我吃了一顿正宗的“笋子炒肉”。

    自第一次被打后,幼小的我不由自主对笋子形成了恶感——能让慈祥的外婆大动肝火,这东西自然被我列入了“坏人,坏家伙”一列。所以有一天我看到家里的毛竹笋子冒出头的时候,我便用上了当时从连环画上学到的“武松打虎”,一阵天马行空后,我终于把这些“消食鬼”消灭在了萌芽之中。当我满怀着对表扬的向往和外婆说了我的“壮举”后,外婆的脸上一下子晴转多云又转了雷暴雨,照旧命我抱着大柱子,嘴里念着“败家仔、败家仔”,让我吃了第二顿“笋子炒肉”,而且比起第一顿似乎要更为“丰盛”一些。

    有了这两次的挨打,笋子成了我眼中的老虎屁股,摸都不敢去摸。它生长那三尺之地好像能看到外婆用毛刷刷画下的圈,成了禁地,从此我和笋子天各一方,有了井水不犯河水的味道了。虽然好几次我想问下外婆什么是“消食鬼”和“败家仔”,但碍于脸面和屁股,这个问题一直畏畏缩缩放在心里头,不敢冒头。

    就这样和笋子各自安好的情况一直维系到了初中,那时候爹娘工作有了一些起色,在县城里安了家,也有了自己的小房子,我的户口也从外婆那里转回到了爸妈这里。念着外婆的好,新房敬火的时候接了外婆过来小聚,期间外婆的筷子频频伸向那盘笋子炒肉,这让我有些震惊,在我的印象中,外婆对于笋子应该是深恶痛绝的才对。带着疑惑,以及小时候残留的不解,洗碗的时候我把问题全数抛给了娘。

    “笋子有开胃健脾、宽胸利膈、通肠排便的作用,所以在农村里传言吃了笋子后会饿的快,那时候粮食短缺,饿的快就是一个大麻烦,所以你外婆是禁止家里吃竹笋的,不光光是你,我和你舅舅都被教训过呢。”娘笑盈盈地说道。

    “至于你拳打脚踢的毛竹笋,那又不一样了,毛竹长大了是给你外公编织篾筐和椅子的,还可以做很多工具。有时候造纸厂来收购,也算是一笔小小的财富,至少可以用来购买一些油盐补贴家用,你说你败不败家,外婆能不生气吗?”娘又温柔地解释道。

    我不禁有些愕然,呆立着,回想起外婆以前十年不变的衣服裤子,补丁打成了地图,佝偻的身躯和大地几乎平行,却仍在坚持农作和家里的拾掇,泪水竟有些拗不住流了下来。

    外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厨房,用那满是皱纹的双手,轻轻地拭去我的泪,妈妈还在洗碗,流水的声音反而显得有些静悄悄。

    “明日我们还吃笋子炒肉,要毛竹冬笋,行啵。”我大着胆子,向外婆提议。

    “行,行,吃多少都行,现在伙食好啦,日子好啦,吃点笋子,消食健康哩!”外婆接道。

    我回头望去,却分明看到外婆的眼角,也有些湿润。

                                                                通讯员:急诊科  蒋  毅

健康宣教

联系我们

  • 办公室电话:8486005
  • 投诉接待中心电话:8486153
  • 急救中心电话:8486120
  • 地址:湖南永州市冷水滩区又一巷21号
  • 邮编:425000